电话:4006-821-008
关闭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行业资讯

100元的药给医院20元,这次医保终于对中药下手了

来源:卫聘网 时间:2022-04-13 作者:卫生人才网 浏览量:

文/ 辛颖 王晓

编/ 王小

图/Pexels

连花清瘟颗粒折戟地方集采。

在武汉新冠疫情最紧张的那段时期,连花清瘟一度在多地药店脱销。作为入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下称《新冠诊疗方案》)的用药,连花清瘟为生产商以岭药业,2020年贡献销售收入42.56亿元,基本占据以岭药业总营收的一半。

然而,2022年4月8日晚,广东、山西、河南等六省的中成药联盟集采公示拟中标结果显示,10袋一盒的连花清瘟颗粒(每袋6克)最终报价2.3295元/袋,因降价幅度相对较小,没有直接中选,成为拟备选企业。

这次地方联盟集采53个品种中,涉及连花清瘟、脑心通等36个中药独家品种,最终有29个独家品种拟中标。与化药不同的是,中成药的竞标最终衡量的是降价幅度。

《财经 大健康》在网络售药平台查询,相同规格连花清瘟颗粒,多家药店零售价为2.36元/袋。可以看出其集采中标价和现在的药店零售价相差无几,这和之前多次集采收获的断崖式降价不同。

《财经 大健康》就连花清瘟此次的报价策略致电以岭药业,截至发稿以岭药业未予置评。

对中成药独家品种而言,降价少并不一定会销量大减。根据规则,独家品种未中选,采购量并不会划给其他品种。如果医院有采购意愿,拟备选品种每降价1%,将递增获得采购量5%的订单。这也意味着降价20%,就可能能拿到100%订单。据风云药谈测算,此次独家品种平均降价幅度约21%。

即便降价超过1%就能获得拟备选资格,仍有四个独家品种未入名单,包括济仁药业的《新冠诊疗方案》用药——疏风解毒胶囊、小儿豉翘清热颗粒,步长制药的拳头产品——脑心通胶囊和友搏药业的疏血通注射液。

“如果是降价幅度不够未中标、未投标,可以继续挂网、销售,只是会受到医保、医院的限制,比较难。企业如果未投标,产品在广东省就会直接作为重点监控品种处理。”一位医药行业分析人士说。

独家,且没有相似品,是不少中药企业不降价的底气,也是中药集采的一大难点。

国家医保的解题方案是,为独家品种寻找竞品,然后划入同一组竞价。湖北省曾牵头19省联盟中成药集采中,就将18个独家品种全部纳入同类分组。

湖北的这一方案由国家医保局指导制定,也被看作是为国家集采铺路的先行先试。湖北省医保局二级巡视员戴伟对《财经·大健康》表示,中成药的集采,要“重质量、轻价格”,以中成药纳入集采为契机,通过市场良性竞争提升中医药企业生产工艺和质量水平。

难挡国家医保降中药价的决心

医药代表的活跃度,被业界视为药品利润“薄厚”的指标。

“这两年化药的医药代表明显减少了,可能是因为利润低,中药的医药代表数量一直没什么变化。”一位广东省三甲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告诉《财经 大健康》。

医院现在更欢迎中药,因为化药、生物药在集采后利润变薄了。上述妇产科医生所在的医院就鼓励开中药,且直接和医生的绩效挂钩,开得越多,绩效越高。“像孕妇产后促进宫缩的生化汤,可能开100元的药能给医院20元的回扣。”上述妇产科医生说。

国家药品集采的作用之一就是挤出药品“回扣”。在推进三年后才进入中药领域,原因之一是中药质量评判缺乏标准化的评价准则,定价依据不充分。

2021年9月初,广东省率先组建中成药省际联盟集采,瞄准53个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内用量大、采购金额高的品种。

“各种中药企业、行业协会的反对意见就提出来了,当时是声量最密集的。”一位医保系统人士向《财经 大健康》介绍。

因为此次集采中有中药企业的营收支柱产品,包括六款新冠诊疗方案用药为独家品种,它们都进退两难。

除了连花清瘟,作为新冠重型/危重型临床治疗推荐用药的江西青峰药业的喜炎平注射液(5ml:0.125g),也成为拟备选品种。从市场看,它在清热解毒类中药注射液市场销售排名前三,年销量约为2亿支。此次集采中,喜炎平注射液49.005元/支的价格,较最高有效报价的56.075元/支,降幅约12.61%。

同在《新冠诊疗方案》用药中,降幅较高的是华润三九(雅安)药业的参附注射液,拟中选的价格为14.4949元/支,较最高有效申报价19元/支,降幅达23.71%。

独家品种中,江苏康缘药业的大株红景天胶囊或降幅最高,拟中选价格0.7673元/粒,较最高日均费用/最高有效申报价1.16元/粒,降幅达33.85%。

此次集采中不乏销售过10亿元的大品种传统“王牌”产品。如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2020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及城市实体医药终端盒机销售额超过30亿元。而此次复方丹参滴丸顺利中选,价格0.1232元/丸,相比最高有效申报价0.14489元/丸,降幅为14.97%并不算高。

扬子江药业也争取到了留在市场的资格,其独家品种苏黄止咳胶囊中标价位3.0089元/粒,相较于3.102/粒的最高有效申报价,降幅仅为3%成为拟备选品种。这款药2018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高达15.76亿元;在中国城市零售药店终端销售额2019年突破3亿元。

最落寞的是步长药业,其独家支柱品种脑心通没有拟中选,也没有进入拟备选品种。《财经 大健康》就此次集采结果对脑心通后续销售会产生的怎样的影响致电步长制药,其证券部相关负责人回应,“不便回复,具体情况会发公告。”

鉴于2020年起国家医保目录谈判,就通过“灵魂砍价”促进六款独家中成药降价,彼时多位企业谈判代表透露降价幅度在30%—40%。到2022年2月11日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医保局副局长陈金甫表示,中成药在今年要有序进一步扩大范围。

从上可见,国家医保局降中药价的决心。

独家,并不一定可独占市场

“如何能让独家品种、市场份额大的用药参与进来,在保证患者用药需求的同时,尽可能地促使降低价格,是对规则制定者的考验。”上述医保系统人士说。

广东集采联盟分组时,独家品种优先按品种和处方分组,未能合并入组的,再按最高日均费用/最高有效申报价分为三个大组,然后,同组内按降价幅度竞标。

于是,有九个独家品种,被划分入相近品种的同组竞价,如不中选,市场就会被瓜分。此前湖北联盟中成药集采,也将独家品种全部按通用名和主治功能划分入组。

上述医保系统人士指出,虽然不能像化药一样进行一致性评价,但是临床医生等专业人士对药品质量、分类的意见可以作为分组标准。

同时,为了保证药品质量,在最终比较降价幅度之前,湖北集采还设置了入围门槛,综合降价幅度、医疗机构认可度、企业排名、供应能力、创新能力、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等级、药品质量安全等因素进行评分,确定企业入围分组,综合评分高的企业。

分组标准也是企业最担心的一点。“同样用于治疗心血管疾病,步长制药的稳心颗粒和以岭药业的参松养心胶囊,都是独家品种,但通常医生开处方只会二选一,在医院也是直接竞争对手,是否会放在一组集采对这企业的影响甚大。”一位中药企业人士说。

其实,连花清瘟和疏风解毒胶囊虽然有区别,一般来说也可以互相代替。对此,一位生殖科主治医生、中医博士分析,连花清瘟清热同时还有解毒作用,表里双解,就是火热之气比较大的时候使用;疏风解毒胶囊也可以解毒,但主要针对风热之气。通常处方只会开一个,如果医院只能进一个品种,对诊疗影响也不大。

还有集采外的空间吗?

《财经 大健康》获悉,下一步中药集采要向中药饮片扩围。

2022年初,山东省牵头开展的12省联盟集采就新增了中药饮片和中药配方颗粒。

这两种也是曾被认为“免于集采”的中药品种,再加上不受“零加成”的限制,可以为医院带来收益,颇受市场欢迎。光大证券研究所医药生物分析师团队认为,“政策+市场”双轮驱动,有望迎来量质齐升,利好行业龙头和产业链上游企业,中药饮片(含中药配方颗粒)有望持续高增长。

不过,“因为还有不少集采外的市场,目前中药产业整体对集采的焦虑感还不是特别强。”一家参与此次广东中成药集采的人士分析。

一方面是,医院最挣钱的“中药注射剂”,已经在全国多轮辅助用药重点监控中受到限制,企业早就有所准备;另一方面,集采之外的中药材(原料药)、依靠院外市场销售的非处方药、消费属性强的中药产品市场还挺广阔。

传统中药企业中,云南白药、广药集团早就开始像消费型产品转型。云南白药多条业务线并举,在传统业务之外将稳步推进医美相关业务。还因2021年“炒股”投资亏损近20亿元出圈。不过整体上在2021年财报中,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63.74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增长11.09%。

步长制药、以岭药业等传统中药企业,也都开辟生物药、疫苗等业务线。然而,这一步太艰难。

一位从国内上市中药企业离职的生物药研发人员坦言,“中药的基因底色太强大了,想在内部做生物药研发,非常受限。”

分享到:
相关推荐
暂无相关推荐
客服服务热线
4006-821-008
8:00-20:00
微信公众号
手机浏览

Copyright C 2009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weipinrc.com 粤ICP备14050014号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 EMAIL:1604089159@qq.com

Powered by PHPYun.

用微信扫一扫